《田径科技动态1~2》其他田径动态
http://www.athletics.org.cn/ 2005-07-27 10:30:00 《科技动态》
国际奥委会在新的一年将严惩逃避药检者
 
   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2004年底接受德国《南德意志报》采访时透露,国际奥委会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联合制定并将在2005年出台的新政策中规定,任何无故缺席药检的选手将被自动取消比赛资格并受到停赛处罚。
  他说:“2004年是世界反兴奋剂工作取得重大突破的一年,人们对兴奋剂问题的态度也发生了完全的变化。”
    罗格还赞扬了美国奥委会前不久对短跑选手科林斯禁赛8年的处罚,称这将在美国选手中起到警示作用。认为这件事在过去很难想象,这表明美国已改变了反兴奋剂的态度。但是,对于类似希腊选手肯特里斯和塔努在奥运会前逃避药检的行为,罗格表示,在2005年,类似的事情一旦出现,即使后来查出没有服药,他们面临的依然是停赛。
  罗格表示,“我们应该对逃避药检的运动员进行更严厉的处罚,他们应该被剥夺参赛资格。运动员在药检时最多可以迟到一、两个小时,但要是逃避药检3次以上,那就别想得到任何宽恕了。”
    回顾2004年的反兴奋剂斗争,罗格认为取得了很好的成就,严惩了一批铤而走险的违禁选手,但是THG丑闻、在雅典奥运会发生的一系列兴奋剂事件都在告诉世人,反兴奋剂工作任重而道远。因此,2005年反兴奋剂的一大举措就是加强检测的力度。上半年的飞行药检以及常规药检的次数都会大幅度增加,违禁选手将无处可逃。
                                            (白悦)
国际田联公布2004年兴奋剂检测结果
 
    国际田联理事会于12月5日在赫尔辛基结束,会议期间,该组织反兴奋剂负责人披露,2004年共有2465名运动员接受了国际田联的兴奋剂检查,其中42人被认定服用了兴奋剂。
    该负责人说,2004年,国际田联在975次各种国际比赛中对2465名运动员进行了兴奋剂检查。其中国际田联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联合进行的检查为50次。在这些被检查的运动员中,有42人尿检呈阳性。
    另外,上述兴奋剂检查中包括350例EPO的检查,其中80例为赛前检查,110例为比赛期间检查,还有150例为赛后检查。
    该负责人表示,在2005年,国际田联的反兴奋剂检查力度将更大,特别是将对运动员进行血检。而在赫尔辛基田径世锦赛上,还将引入新的检测计划。 
                               (白玲译自法国田径网2004年12月)
 
国际田联增设部门加大反兴奋剂力度
 
     2004年12月5日在5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的年度理事会上,国际田联出台了一系列反兴奋剂措施,进一步加大反兴奋剂力度,以适应当前斗争形式发展的需要。
  其一,成立专门的反兴奋剂部门,这个部门将由医学、检测、教育和信息等方面的专家组成,其任务是管理国际田联的反兴奋剂工作,向全体成员和运动员提供各类反兴奋剂信息,会议决定马上招募工作人员。国际田联同时还将组成一个反兴奋剂代表团,监督该联合会批准的一日赛药检工作,特别是黄金联赛和超级大奖赛。
    理事会还决定增加财政支出,用以支持反兴奋剂部的日常开支以及部分科研项目基金。
    其二,该反兴奋剂部门的领导成员将由国际田联副主席勒琼奎斯特、理事会委员霍夫曼和反兴奋剂委员会主席阿隆索博士织成。为了增强该部门工作的透明度,一些措施也将陆续出台。将有专人负责反兴奋剂信息的发布工作,并将成立一个质量检查小组,负责每年对国际田联反兴奋剂的工作和程序进行审计等。
  第三,2005年8月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世界田径锦标赛上,将增加兴奋剂检查次数。在2000多名参赛选手中,预计将有25%以上的人要接受药检,其数量将超过2003年的巴黎世锦赛(100多名)和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国际田联还将在训练期间和赛前对运动员进行不定期药检。
                  (白玲译自法国田径网2004年12月)
 
肽类兴奋剂检测技术进展
 
    兴奋剂是国际体育界违禁药物的总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公布的2004年《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中明确指出,凡构成该条例中第2.1至第2.8条款中规定的一项或更多项违禁行为,即为使用兴奋剂。运动医学专家通过多年研究一再指出,长期服用兴奋剂对健康危害极大,极易导致心脏病、肝癌等,严重者还可至人猝死,但许多运动员为了获得奖牌,仍不惜借助各种违禁药剂提高比赛成绩。
    1989年国际奥委会将肽类激素定为新的一类兴奋剂,这一类兴奋剂均属于内源性物质,目前还没有国际奥委会认可的检测方法,本文介绍了肽类兴奋剂目前检测方法的研究进展,重点是对目前研究较多的生长激素(hGH)和促红细胞生成素(EPO)的检测技术进展进行了介绍和评述。
 
    1、人体生长激素(hGH)及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IGF-1):
生长激素对于增加肌肉强度的效果并没有多少科学证实,多半只是传言或动物实验的研究。其不当的使用会破坏血糖调节,造成高血糖及高血脂,也会导致橡皮症、关节炎、肌肉病变、阳萎及寿命缩短。目前检测r-hGH的策略主要有两个,一是间接的方法,即通过检测与r-hGH相关的一些指标物质浓度的异常变化来判断是否使用r-hGH;二是直接检测的方法。
2、促红细胞生成素(EPO):
其主要的功能是促进红细胞的生成,提高机体血红蛋白的浓度,改善机体的携氧能力,从而增强人体的耐力。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肾性贫血和一些并发性贫血,而作为兴奋剂使用则是源于它提高机体携氧能力、增强耐力的特性。但长期使用会引起红细胞大量增加,造成收缩压级血液黏稠度上升,左心室肥大,最后导致左心室衰竭,也会造成血管栓塞及中风,甚至死亡。rhEPO与hGH一样同属于内源性物质,在检测的策略上同样也分为间接法和直接法两种。
 
    3、其他肽类兴奋剂:
    3.1人绒毛膜性腺激素(hCG):
    是一种存在于胎盘中的糖蛋白激素,在人体的主要功能是主导类固醇荷尔蒙(睾酮、表睾酮)的分泌,临床上多用于治疗男性生殖腺功能不足症及发育不全的女子。运动员使用是为了让体内睾酮及表睾酮增加,使其比值接近正常,而无法检验出是否使用类固醇的药物。黄体生成激素(LH)在男性身上可以刺激睾丸产生精子,并分泌睾酮。hCG与LH在细胞水平上有着极其相似的生物学功能。在竞技体育中均采用免疫法检测hCG与LH的滥用。目前较常采用单克隆免疫分析测定血或尿中的hCG与LH。1987年以来,各种商品化的试剂盒出现,使得hCG与LH的检测更快、更简洁。
 
    3.2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
    是由脑下垂体前夜的肾上腺皮质细胞所制造及分泌,临床上用于治疗其分泌不足。若用于短时间的运动,可是血中睾酮的浓度上升,降低训练或比赛时的睡意及疲惫感,提高情绪。但长期使用ACTH,会使蛋白质的合成减少,导致骨骼肌的流失,也会引起纳潴留及低血钾碱中毒。一种更为可行的方法是在血液样品中加入酶抑制剂,由于ACTH和tetracosactirn容易被氧化,也可在存放时加入二硫苏糖醇等还原剂。
 
    3.3胰岛素(Insulin):
    是由胰腺分泌的一种激素,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糖尿病。由于它能够增加肌肉中糖原的含量,因而能够增强运动员的耐力,帮助他们在训练及比赛后快速恢复。近年来关于胰岛素滥用的报道已屡见不鲜,但目前还没有有效检测方法针对胰岛素的滥用。因此胰岛素的检测方法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肽类激素作为最新的一类兴奋剂,其滥用在世界上有明显上升的趋势,而它的检测技术经过科学家们十多年的努力虽已取得了许多突破性的进展,但至今仍没有一种简便可靠的检测方法被国际奥委会正式采纳用于奥运会兴奋剂检测。显然,现在的反兴奋剂斗争需要更先进的科技手段的支持,除了现有的常规技术,一些新技术也已崭露头角,新型的生物芯片能通过一滴血液快速测定上千种不同物质,可能在未来兴奋剂检测领域发挥重要的作用。
目前尿样人是国际奥委会法定的检测样本,从现在的研究看,尿检可用于hCG或rhEPO的检测,但是对于ACTH,hGH等来说,目前检测技术的研究都是基于血液,因此将血液作为法定的检测样本对于肽类兴奋剂的检测是非常必要的。
(白玲摘自《中国运动医学杂志》2004年第5期 卢庄等文)
 
运动营养揭密
 
    运动员在不断寻找使自己竞技能力达到最高水平的方法,同时也在寻找最佳的补充能量的饮食。运动营养学是体育科学最近发展起来的一门学科,许多人对它还不太了解,甚至还存在误解。
    误解一,不能在训练前或者比赛前补充糖分。
    误解二,只有在运动超过1小时时,才需要补充运动饮料。
    误解三,体形走样只是女性的问题。
    误解四,维生素和矿物质可以提供额外的能量。
    误解五,碳水化合物40%、蛋白质30%、脂肪30%,是理想的营养比例。
    本研究对以上误解逐一做了批判。并指出,能量供给的比例应该55%-58%来自碳水化合物,12%-15%来自蛋白质,25%-30%来自脂肪。
(解华摘自《国外体育之窗》2004年2期 谭伟明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