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年全国跳跃项目青少年优秀运动员集训总结
http://www.athletics.org.cn/ 2005-09-09 10:47:00 《田径科技动态》
  
2005年3月16日至4月6日,在厦门集美大学体育学院举办了全国跳高、跳远、三级跳远项目1987年以后出生的青年运动员的集训,目的是进一步落实“精英计划”,加大田径高水平后备人才训练培养力度,提高青少年运动员技术及运动能力,加强教练员研讨和培训,积极备战2006年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并为第14届亚运会及2008年北京奥运会选拔高水平后备人才。

  1.
集训概况
1.1.这次集训组织了专项测验赛、专项素质测试及身体形态测试等活动,以收集我国青少年优秀跳跃运动员的资料,作为今后跟踪培养及考察的依据。
1.2.请了有关研究人员对专项测验赛进行了生物力学测试和快速反馈,先进的图像软件引起了教练员及运动员们的极大兴趣,大家从对比分析及慢速反复演示中获得了许多仅凭肉眼难以观察到的细微技术认知。
1.3.请了著名的跳跃项目老专家黄化礼教授及白二宇研究员对运动员们的训练进行了现场指导,并在技术分析会上针对青少年运动员的技术问题进行了逐个点评。他们将自己多年来在训练实践及科研工作中得出的经验加以总结与概括,提出了一些易被教练员们忽视的训练细节以及长期以来存在的训练误区,使年青的教练员们受益匪浅。
1.4.对教练员、运动员们发进行了反兴奋剂教育,并向每位教练发放了反兴奋剂宣传材料《世界反兴奋剂机构<2005年禁用清单>》,使教练员们在学习到了反兴奋剂知识的同时也提高了反兴奋剂意识。
1.5.开展教练员研讨和互相交流学习活动。集训不仅是检验运动员们训练成效的机会,同时更是教练员们相互学习的好机会。本次集训我们定期组织教练员们进行研讨,教练员们踊跃发言,不仅针对自己的队员及训练工作进行剖析及总结,将自己的经验及观点表达出来,敢于坦陈自身的不足之处,同时还针对其他教练员面临的一些困境真诚地提出自己的看法及建议。这种良好的学习气氛在训练场外也处处可见,教练员常常利用业余时间在宿舍中聚在一起探讨训练问题,使教练员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友谊以及积极合作的氛围。
1. 测验赛总结
  
1.1 跳远
从本次集训专项测验赛中以及随后进行的生物力学解析中可以看出,当前我国青少年运动员的专项技术普遍存在着以下一些问题:
助跑倒数最后二步步长出现“倒置”技术错误。从理论上来说,跳远项目助跑上板的最后二步步长分配应是倒二步较大而倒一步小,以便于积极上板准备起跳。但目前青少年跳远运动员中普遍存在着倒数第二步小而倒数第一步大的“倒置”现象,使得许多青少年运动员最后一步上板速度明显减慢,甚至有些运动员有“跳着上板”或是“拉大步上板”的技术错误。除了导致上板时水平速度损失以外,还导致了落地时身体重心后坐、起跳制动动作过大等一连串的技术错误。由于助跑倒数最后二步与起跳的衔接技术是跳远技术中最为关键的环节之一,因此最后一步过大已成为我国青少年跳远运动员首先应加以改进和完善的技术环节。
全程助跑节奏缺乏稳定性。当前我国许多青少年跳远运动员都存在着全程助跑节奏不稳定或是加速能力不足等问题。有些运动员表现为助跑开始阶段敢于加速,而最后6步却减速明显,从外观上看,给人的感觉就是“越跑越慢”。另外一些运动员则表现为助跑前半段动作较为舒展放松,后半段加速时却过于紧张,技术动作变形。
表1 跳远项目专项测验赛结果
项 目
最好成绩(m)
前3名平均成绩(m)
男子跳远
7.56
7.45
女子跳远
6.08
5.89

1.2 三级跳远
本次集训的三级跳远运动员们来自不同省分,技术风格也各不相同。总体来说北方运动员普遍速度好,力量好,而南方运动员则在跳跃技术方面占有优势。主要存在的问题就是摆腿的技术问题。虽然大部分男女运动员都能做到前两跳摆动腿的高抬动作,但有些运动员第一跳落地前摆动腿折叠动作不充分,有些则是第一跳空中交换腿时摆动腿后摆不足,还有的是第二跳摆腿过高,而“摆髋”不够充分。摆动腿技术问题直接影响了前两跳落地的“趴地”效果。
此外大部分三级跳远运动员与跳远运动员一样存在着助跑上板不够积极,后半段助跑动作紧张等问题。
表2 三级跳远专项测验赛结果
项 目
最好成绩(m)
前3名平均成绩(m)
男子三级跳远
15.59
15.37
女子三级跳远
13.94
13.81

1.3
跳高
大部分运动员都存在在试跳自己比较有把握的高度时技术动作表现良好,而一旦接近个人最好成绩或是超过个人最好成绩时,就技术变形的现象,这主要是由心理问题引起的,今后应重点加以注意与解决。
当前我国青少年男子跳高运动员的专项素质均达到了较高水平,但专项技术表现不尽如人意。比如助跑重心偏低,平跑速度表现不出来;进入弧线助跑后过早转体,造成起跳时背对横杆,摆动角速度不足等。而女运动员则普遍是起跳时摆动不够充分,不过,也有个别运动员表现出了腾空过杆时摆动腿不下放的先进技术。
表3 跳高专项测验赛结果
项 目
最好成绩(m)
前3名平均成绩(m)
男子跳高
2.05
2.05
女子跳高
1.85
1.79
2.集训专项素质测试总结
本次集训安排了专项素质测试,以检验青少年运动员们的专项素质水平,具体项目见表4。
表4 专项素质测试项目
项 目
专项素质测试项目(铅球为男子6kg,女子4kg)
跳远
站立式起跑30米、站立式起跑100米、铅球前抛、铅球后抛、立定三级跳远、7~8步助跑五级跳、7~8步助跑跳远
三级跳远
站立式起跑30米、站立式起跑100米、铅球前抛、铅球后抛、7~8步助跑五级单足跳(起跳腿)、7~8步助跑五级单足跳(摆动腿)、5~6步助跑五级跳、6步助跑摆动腿跳远
跳高
站立式起跑30米、站立式起跑100米、铅球前抛、铅球后抛、立定三级跳远、7~8步助跑五级跳、助跑摸高、4步助跑过杆

2.1
跳远
从本次素质测试中可以看出,男子跳远选手们平跑速度水平普遍较好,站立式起跑30米的平均水平达到了3.62秒、100米达到了11.04秒。其中来自江西的陈俊以及山西的李超的100米分别达到了10.58和10.61秒的较高水平。但问题是大部分选手的平跑速度水平都难以运用到专项技术中去,如以陈俊或李超的100米速度计算,跳远专项成绩应可达到7.80米以上,说明其利用速度的能力尚待提高。而女子跳远选手们由于年龄大小不一,速度水平也参差不齐。
在检验跳跃能力的立定三级跳远及7~8步助跑五级跳中,选手们也普遍表现较好,表现了较好的弹跳能力;但也有个别选手的跳跃能力与其专项水平不符,说明平时专项跳跃练习做得较少,并且许多运动员的跳跃技术尚有待提高。
而在检验全身协调力量水平的铅球前抛和后抛的测试中,许多选手的动作协调能力令人担忧,特别是女选手。因此,应提醒教练员不要过于专项化训练,不应忽视一些基础性的专项能力训练。
在反映专项技术水平的7~8步短程助跑跳远测试中,许多运动员表现出了可喜的专项水平和较好的专项跳跃能力。

2.2
三级跳远
在此次集训中,三级跳远运动员们的速度水普遍平表现一般,尤其是女子选手。因此,迅速提高选手们的速度水平,是其进一步提高成绩水平的关键所在。
在铅球前抛及铅球后抛测试中,男子选手表现要好于女子选手。但从她们专项技术及其他项目测试表现来看,并不属于协调用力问题,而是平时较少采用这两种练习手段所致。
从与三级跳远专项技术及跳跃能力密切相关的7~8步助跑五级单足跳(起跳腿)、7~8步助跑五级单足跳(摆动腿)以及5~6步助跑五级跳的测试结果来看,除个别选手外,大部分男子选手的情况不尽如人意,表明其专项跳跃能力尚有待提高,尤其是对最后一跳起关键作用的6步助跑摆动腿跳远技术,许多男选手掌握的情况难以令人满意,而女选手表现尚好。

2.3
跳高
从专项素质测试结果中可以看出,目前我国青少年男子跳高运动员的专项素质较突出。无论是运动员们的速度水平、专项跳跃能力以及全面身体力量等,都能够达到优秀成人运动员的水平,有些甚至已具备了与世界优秀选手不相上下的身体素质条件;4步助跑过杆的专项技术水平测试,男选手们表现也较好。而女选手的平跑速度情况相对于其他方面的专项素质来说是一个较为薄弱的环节,需加以重视和进一步提高。
通过素质测试及专项测验赛中的运动生物力学分析,可以看出目前我国青少年跳高动员普遍有着身体素质较好,跳跃能力突出的特点。但同时也存在着专项技术较粗糙,助跑节奏问题较突出,关键技术环节错误较多等问题。
3.集训形态测试总结
本次集训对运动员们的身高、体重以及下肢长三个身体形态指标进行了测试,详见表5。
表5 身体形态测试结果(平均值)
项 目
男 子
女 子
身高(cm)
体重(kg)
下肢长(cm)
身高(cm)
体重(kg)
下肢长(cm)
跳远
183.1
71.9
92
167.8
54.8
85.2.
三级跳远
186.2
72.8
93.2
175.5
61.5
89.3
跳高
194.6
77.1
99.5
180.3
62
93.3
从测试结果可看出,当前我国青少年跳跃运动员身体形态普遍较好,尤其是男运动员,除了跳高运动员身高普遍超过1.90米、有些甚至已接近2米以外,跳远、三级跳远项目男运动员的身高也普遍在1.80米以上。而女子跳高运动员的身材目前也普遍在1.80米以上,跳远及三级跳远的优秀运动员的身高一般也超过了1.70米。而从下肢长这一指标来看,无论男女运动员的下肢长与身高比例普遍达到了令人满意的结果。从体重与身高的比例情况来看,绝大部分运动员属于“廋长形”的身材,而男女跳高运动员的身材情况更为突出,几名运动员均达到了世界优秀运动员应具有的身体形态水平。
这说明我国教练员对少年儿童时期选材时的形态方面开始高度重视,并且也进一步说明了身体形态与高水平竞技成绩之间的高度相关性,同时说明目前这一批青少年跳跃运动员的前景值得期待。
从对参加集训的青少年跳跃运动员的专项技术、专项素质及身体形态的分析中可以看出,目前我国青少年跳跃运动员的身体形态大多较好,专项素质也比较突出,特别是男子运动员。但专项技术尚有较大的改进空间,并且训练工作中不应忽视全面发展的原则。有关专家指出,当前有些教练员的训练过于专项化,忽视了一些基本能力的培养,如全身协调动作能力、多种手段的专项素质训练等,而跑、跳的基本技术情况也不容乐观,这也是日后训练工作中应重点注意的方面。
4.教练员研讨总结
在本次集训期间的研讨会、训练课上、生物力学技术分析课上以及专家讲座中,教练员们提出了许多训练观点,也大胆了说出了自己目前存在的困境及问题。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

4.1
青少年训练中应“扬长补短”还是“以补短为主”
本次集训许多教练都提出了一个相同的问题:在训练中,尤其是在青少年训练过程中,是应该以充分发挥运动员的长处为主,以长处去弥补短处所带来的缺陷;还是应该以改进不足之处为主,以求尽量做到减少缺陷。
表面上看来,短处似乎是制约专项水平提高的主要问题,因此在诊断出运动员的不足之处后就应针对不足之处重点进行改进,这也是许多经典训练理论所畅导的。但许多教练在训练实践中发现,青少年运动员由于训练水平及身体发育情况所限,不能盲目地急于改进不足之处。
如浙江省体校的张仁杰教练所带的两名女子跳远选手(1987和1988年出生),在去年的少年比赛中跳出了6米以上的好成绩,并且特点突出,均为身材一般、但弹跳力好的轻巧型运动员。其缺点是由于很少进行杠铃力量训练,都存在着绝对力量不足的问题。于是张教练在冬训中加大了下肢杠铃力量训练的比例,而放弃了原来的以多种跳跃练习代替力量训练的方法。一个冬训下来,杠铃力量增长了5公斤,但同时体重也增长了5公斤。并且由于杠铃力量训练方法的不当,使原来很突出的爆发力好、跳跃技术轻巧的特点也消退了许多,专项成绩也随之下滑,最终得不偿失。
福建队教练林鹰也提出,南方跳跃运动员的先天身体条件及专项能力的某些指标与北方运动员相比有些方面存在着差距,如平跑速度、绝对力量等,而同时有着灵巧、弹跳好及支撑能力强等优势。但若是仅想着如何将自己的缺陷改进到与北方运动员的同样水平,往往在实际训练中难以做到,最终常常导致短处没有得到很好的改进,又丢了自己的长处的结果。
许多教练员也提出,由于南北方运动员先天身体条件差别有时较大,不应苛求一种优秀技术模式,更不应将某些优秀运动员的专项素质能力指标作为必须达到的标准来要求。因为一名运动员难以同时具备模式化的各种身体条件及均衡能力,实际中又往往存在着某些方面的长处能够弥补其他不足之处的现象。而绝大多数的优秀运动员也都是某一方面特点十分突出的典型案例,而并不是个个都是所谓的“模式化”运动员。黄化礼教授也指出,不要轻易地改变自己的优点。这正是训练学中的“非衡补偿现象”。
针对这种训练实际中常常遇到的问题,教练员们提出了在青少年运动员的训练中应注意树立正确的训练指导思想及理念。教练员们认为青少年时期技术方面的缺陷应尽量想办法纠正,而身体能力方面的缺陷则应区别对待。千万不能将成年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指标以及训练方法套用在少年运动员身上,避免过早成人化的训练。首先应做到针对自身先天条件及特点,建立最适合自己的技术风格,充分发挥其长处,并且应将长处及优点始终保持在较高的水平。而不是苛求要将运动员训练成为面面俱到的模式化“全才”,更要避免以“补短”为主的训练指导思想。因为在赛场上,“长处始终是致胜的关键因素”。

4.2
速度是跳跃项目的核心
本次集训教练员们以及专家们都提出“速度核心”的问题。对跳跃项目起主要作用的有平跑(位移)速度及动作速度等。平跑速度主要体现在助跑阶段,根据全程技术阶段不同又可划分为助跑前半段以及后半段(主要是指跳远及三级跳远的最后6步助跑,以及跳高的弧线助跑阶段)。而动作速度则主要体现在起跳阶段及助跑与起跳的衔接阶段,以及三级跳远较特殊的三次连续跳跃阶段。与跳跃项目相关程度较高的环节动作速度有起跳摆腿速度、起跳腿下压放脚速度、起跳腿蹬伸速度等。
从参加本次集训的运动员的专项素质测试中可以看出,目前教练员们对平跑绝对速度都高度重视。尤其是男子跳远项目,运动员们大都具备了较高的平跑速度水平。但速度在跳跃项目中的“利用率”则是另外一个关键点。尤其是远度项目的最后6步,甚至是最后2步的速度水平,三级跳远的上板速度以及每一跳保持水平速度的能力,跳高项目最后2步的速度水平以及助跑对起跳的速度贡献率等,这些都是速度能力在跳跃项目中的关键体现。
黄化礼教授认为: 跳远项目助跑最后2步是技术的关键部分,而最后5米应比前5米速度更快,才能完成较好的踏板起跳技术。
张仁杰教练也提出了速度利用率的理念:快速助跑与快速起跳相结合,合理地运用快速助跑获得的速度并获得合理的起跳角度。
福建队教练林鹰的2名女队员绝对速度水平不高,但他以抓好助跑整体节奏的方式来弥补最后6步水平速度的不足,提高助跑整体的速度效果。并且他还认为要提高速度水平首先应对平跑技术进行规范,而不应盲目地求快,应做到加速时的“放松”加速技术,以避免加速过程中的动作紧张变形。
国家集训队教练谭正则认为,三级跳远项目专项技术核心是“三跳的速度”,使速度损失尽可能的小是三级跳远项目追求的完美技术境界,而要达到这一点必须通过掌握完美的跳跃技术来实现。
来自山西省大同市少体校的刘兴华教练则提出利用沙滩、下坡及台阶等地形进行跑、跳专门练习,以代替传统的杠铃力量练习的不足,也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江西省体工队的邓鸣生教练认为,跳跃运动员选材时应注意先天的快速能力。而在平时训练中应关注平跑技术,尤其是抬腿、摆腿技术。因为平跑时的摆腿技术与起跳时的摆动技术有较高的相关。而要提高跑的速度能力以及踏跳能力,训练时应多注意下肢后部肌群的训练。
福建队跳高教练黄国锦认为,想要跳得高就必须跑得快,而且必须“敢跑”,倒数最后2步的水平速度必须有所保证。只有助跑最后阶段速度达到一定水平,起跳前身体才能获得最大的加速度。要在助跑的最后阶段具备较高的速度,需要从助跑的第1步开始就要准备加速。我国原跳高世界纪录保持者朱建华最后水平速度达到了8.73m/s的高水平,现世界纪录保持者,古巴名将索托马约尔也达到了7.93 m/s,参加本次集训的优秀少年女子跳高运动员郑幸娟也达到了7 m/s以上的水平,才能在身体素质条件还未达到成年选手水平的前提下跳过1.87m的高度。他将自己训练了多名优秀女子跳高运动员的经验总结为4个“性”:向前性、连贯性、进攻性及节奏性,而这4个“性”正代表了跳高项目获得较高助跑速度的要点。对于跳高项目助跑最后二步减少速度损失的技术要点,他认为,倒数第2步下肢微屈的前提下,应尽量减少腾空及支撑时间,使水平速度损失达到最小。而对于助跑速度提高后,如何解决与之相配合的摆动起跳力量的问题,黄教练认为不应单纯解决一个方面的问题,而是应寻求“最佳组合”。
来自新疆的教练员李旭所执教的2名年轻跳高运动员有着弹跳好的优势,但由于弧线助跑阶段技术问题,导致最后3步助跑时过早背对横杆,从而使助跑速度难以发挥出来,同时过早转体还造成起跳时摆动角速度不足。针对先天动作速度不足的缺陷,可采取取长补短,以“工作距离换动作速度”的技术风格,从而从另一个方面解决快速动作能力不足所带来的速度问题。

4.3
跳跃运动员的身体训练应全面化,手段应专项化、多样化
本次集训的研讨会上,青少年跳跃运动员的身体训练成了另一个热门话题。虽然教练员们来自祖国各地,所执教的运动员技术风格也各异,但教练员们一致认为,青少年跳跃运动员的身体训练应全面化,手段应专项化、多样化。
国家集训队教练谭正则认为,跳跃运动员的身体训练练习方法手段应做到“优化组合”,即一种练习方法要兼顾到不同肌群的同时负荷。如一种腹肌练习方法,既使腹肌承受负荷,又使下肢前群肌肉受到负荷。而做背肌练习时应使腿部后部肌群也承受负荷,从而更加符合跳跃项目的专项需要。而其他一些常用的练习手段也可以作为专项力量练习手段使用。如柔韧性练习,主动用力使肌肉拉长以及带阻力的肌肉拉伸等练习,都可以成为力量练习的手段。并且带阻力的肌肉拉伸练习还能够在准备活动时起到调动神经兴奋性的作用。他还认为力量练习时的速度及强度应有明确要求,尤其是力量练习时的动作速度应严格要求,以求最接近专项技术的需要。
黑龙江省教练陈晓东认为,安排身体练习时应注意用力顺序。做分解练习时可以将各种练习组合在一起进行,目的同样是使身体练习尽量符合专项技术需要。
甘肃省教练张俊则将跳跃运动员常用的跳深练习与力量练习结合起来,甚至采用带助跑的跳深练习,以提高三级跳远运动员的支撑能力。
黑龙江教练员李永君来自基层体校,他认为基础“育材”甚至比选材更为重要。少年跳跃运动员不应只从事单一运动项目,应全面发展。身体练习时更应全面,而不是仅针对专项需要。
跳跃项目运动员,尤其是女子运动员在进入青春期后都不同程度地会遇到体重增加的问题,这一问题在跳高项目中尤为突出。针对这一问题,北京体工队教练管连军采取了大运动量、大强度的训练方法。加长速度练习的距离,增加多级跳跃练习的级数,并将训练节奏调整为练3周调整1周,同时增加了专门降体重的针对性训练内容。

4.4
跳跃能力应是衡量跳跃项目运动员专项能力的重要标准
许多教科书都以杠铃练习的指标作为衡量力量的标准,但在训练实践过程中教练员们均发现跳跃项目不应仅以杠铃力量来评价运动员的力量水平。虽然杠铃练习仍是教练员们经常采用的力量练习手段,但由于跳跃项目的力量水平应体现在专项技术中,因此教练员们普遍认为各种专项跳跃练习应取代杠铃练习指标成为衡量运动员专项力量能力的标准。
从参加本次集训的青少年运动员的素质测试及平时训练来看,无论是南北方运动员,绝对力量水平都不高,尤其南方运动员,杠铃力量练习均难以达到较高水平,但跳跃能力普遍较好。从另一方面看,杠铃力量训练在专项技术中的贡献率也远不及跳跃练习。教练员们同时一致认为多种多样的跳跃练习应成为跳跃运动员专项能力训练的核心手段。

4..5
青少年运动员应以鼓励为主,重视运动员的思想变化及个性发展
参加本次集训的运动员大都是16---18岁,正处在身体发育的成熟期,同时又是思想变化较快的时期,许多教练都遇到了队员因思想波动,影响训练的问题。
黑龙江省教练员陈晓东提出,从小重视运动员的个性发展是正确的,但应有所把握。尤其是女运动员,进入青春期,特别是17、18岁以后有时思想波动较大,不像从前那样听话了,如果再缺少了严格要求,训练中难免会遇到计划难以正常执行的情况。
从事了多年教练工作的福建省教练员黄国锦也认为,目前社会大环境较为复杂,多姿多彩的社会生活对运动队伍的影响也比从前要大得多,在运动员的管理上也应与以往有所不同。
黑龙江教练李永君提出,基层体校运动员在初一、初二时期思想波动较大,因此在选材时不仅要看运动天赋,运动员的思想基础也应作为一项重要内容。
厦门体工队教练郑志佳认为,要不断地更新自己的训练手段及内容,了解运动员的思想状况,在训练中遇到的问题应及时与队员沟通,应能够做到听取队员正确的建议。“在训练课中是教练,课下是朋友”,思想工作应细致,教练员不能有“高高在上”的思想及工作作风。
跳高项目老专家白二宇研究员则认为,个性问题与训练问题并非一定有直接的关系。从前管理方式方法较简单,如今面对日益增多的干扰,应利用青少年运动员好胜、喜欢表现、喜欢被异性关注等特点,不失时机地采用激励手段,以增强运动员训练时的积极性。青少年运动员的思想工作仍应以疏导、鼓励为主。
总之,从参加本次集训的优秀青少年跳跃运动员的训练及测试中可以看出,目前他们的主要优势在于身体条件较好,专项素质及专项能力比较突出。主要存在问题有专项技术仍显粗糙,关键技术环节仍有较大提高余地。训练中应改变“补短”的指导思想,应以“扬长”作为训练指导思想,长处始终是致胜的关键因素。应抓好速度训练的各个环节,对症下药,尤其是关键技术环节的速度问题。跳跃运动员的身体训练应全面化,手段应专项化、多样化。应以各种跳跃能力作为评价跳跃运动员专项能力的主要指标。青少年运动员的思想工作应以鼓励为主,重视运动员的思想变化及个性发展,利用好青少年思想及个性特征的良性一面,保证训练工作的正常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