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体育五千年:善跑者速度惊人耐力超强(中)
http://www.athletics.org.cn/ 2005-04-20 06:54:30 城市快报

  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战事频繁,快步行走和奔跑成为一技,颇受人重视。《三国志·吴书·虞翻传》曰:“翻能步行,日行二百里,自征讨以来,吏卒无及翻者,明府试跃马,翻能疏步随之。”“疏步”即大步。以大步随马行,显示了虞翻平时训练有素,掌握了快步行走的技能。此超长距离奔走的能力是非常惊人的。当时有人为增强自己的长距离奔走能力,还布沙于地进行练习。如南朝豫章王萧综“尝于内斋布沙于地,终日跣行,足下生胝,日能行三百里”。在沙地跣行是增强腿部力量的有效手段。至今世界上一些运动队仍采用此法来提高运动技术水平。

  当时善跑者的速度也是惊人的。如阳平刘灵“走及奔马,时人虽异之,莫能举也”。《晋书·唐彬传》称唐彬身长八尺,“走及奔鹿,善射多力,曳牛却行”。可见擅长此技者,都是在一定身体条件下获得的。当时也有短距离跑。如《魏书·杨大眼传》记载:杨大眼“跳走如飞”,“时高祖自代将南伐。令尚书李冲典选征官,大眼征求焉。冲弗许,大眼曰:‘尚书不见知,听下官出一技。’便出长绳三丈许,系髻而走,绳直如矢,马驰不及,见者莫不惊叹。”杨大眼的跑法同于现在的短距离快速跑。要具有这种快跑能力,是必须掌握好步频和步幅技术的。

  除此以外,当时还有负重奔跑者。《太平御览》卷三百九十四引《晋书》曰:“陈安,字虎侯,骁壮果毅,武干过人,多力善射,持七尺刀贯甲奔及驰马。”徒走奔及驰马尚且不易,持刀贯甲奔及驰马就更不易了,可见陈安平时是训练有素的。

  徐珂《清稗类钞·技勇类》“番人斗走”云:“台湾番人自幼习走,辄以轻捷较胜负,练习既久,一日能驰三百余里,虽快马不能及。臂带钏,手持铜瓦,走则以瓦扣钏,声如鸣钟,一步一击,不疾不徐,辄声闻数里。”这里说明他们从童年开始就练习快跑,而常常是根据奔跑的轻巧程度和快慢来确定比赛胜负。他们跑时用铜瓦扣钏的声音来控制节奏,分散注意力,转移疲劳感觉,可见深得长距离跑的窍门。就奔跑的距离而言,远远超过了42.195千米的现代马拉松赛马的距离。

  《吕氏春秋·论威》篇中曾对长跑作了扼要的经验总结:“急疾捷先之道,并气专精,心无有虑,目无有视,耳无有闻,一诸武而已矣。”意思是说长跑中的规律和要领是,精神集中,呼吸深长,心静、意专、绝思忘虑、专心致志地跑,才能跑出成绩和水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