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跑马拉松队合影

  对于中国男子马拉松来说,201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的徐州马拉松,多布杰跑出2小时10分31秒,创造中国马拉松自2008年之后的最好成绩;9月底的柏林马拉松,董国建跑出2小时08分28秒,创造中国马拉松历史第2好成绩,距离全国纪录只差13秒;年底的广州马拉松,董国建、彭建华双双跑进2小时10分以内。

  截至目前,中国男子马拉松共有董国建、多布杰、彭建华3人跑进2小时11分30秒,达标东京奥运会,他们也是中国男子马拉松最具代表性的老中青三代运动员。作为其中的希望之星,彭建华去年年初才迎来生涯首马,不到一年便将最好成绩提升至2小时09分57秒,成为中国马拉松历史上第5位跑进2小时10分的选手。只要在奥运选拔赛上正常发挥,他将在明年的札幌马拉松赛场上演奥运首秀。

  日前,彭建华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他坦言,东京奥运会的推迟对每个人的影响不同,由于在肯尼亚外训期间身体状况欠佳,比赛推迟让他有了更多时间调整状态。作为年轻运动员,也有更多的机会自我磨炼,在奥运会前变得更加成熟。谈及东京奥运会的目标,彭建华说:“突破自己,不要留下遗憾。”


除夕当天,远在非洲的彭建华和队友去超市购物

  肯尼亚冬训 常遇大神,基普乔格很友好

  新京报:又是一年冬训,这次到肯尼亚集训了70天,当地的整体训练条件如何?

  彭建华:我们是1月初到的埃尔多雷特,那里也被称为“长跑之乡”,除了国家集训队的队员,还有一些地方队的队员在那里训练。我们的驻地和训练基地之间有一段距离,每周一、周三、周五、周日我们自己训练,每周二、周四、周六和基普乔格团队训练。

  新京报:国外的训练环境肯定和国内差别很大,有不适应的地方吗?

  彭建华:我还好,已经习惯了,这是我第5次去非洲外训,也是第2次在国外过年了。除夕当天,大家一起出去购物,在驻地简单庆祝新年,期间两次理发都是我们队伍的工作人员帮着理的。

  外训期间,彭建华请工作人员帮忙理发

  新京报:每天的训练节奏是怎样的?一周七天都训练,平时没有休息吗?

  彭建华:平时我们自己训练,都是董哥(董国建兼任教练)制定训练计划,早上出早操,下午一般都有训练,偶尔也会休息调整。和基普乔格团队合练的时候,一般周二是场地间歇训练,周四是30公里或40公里的长距离,周六是法特莱克跑训练。

  新京报:合练时基普乔格都在吗?会和基普乔格及他的教练交流什么?

  彭建华:基普乔格一般都在,偶尔也会有事缺席。和基普乔格的教练帕特里克·桑交流更多,几次外训都是他担任外教,训练内容和计划都是教练直接安排,他对我们非常热情,也会经常对我们的训练进行复盘和指导,告诉我们该如何调整训练计划、技术细节。当然,基普乔格本人也非常友好,会经常和大家合影互动。

  彭建华在肯尼亚冬训期间与基普乔格合影

  新京报:你觉得这次外训的效果如何?

  彭建华:因为我的身体在集训期间出了点问题,刚去那段时间有些感冒,后面又出现了拉伤,总体上训练不是那么系统,对我来说,不是很理想。现在回国之后,一直在调整身体状态。

  复盘2019 虽有波折,满意达标奥运

  新京报:2019年开始跑马拉松,从首马开始成绩提升非常快,如何评价过去的这个赛季?

  彭建华:我觉得还是有很多波折的。比如在徐州第一次跑马拉松,明显经验不足,连饮料都没配,配速太不均匀了,当时的成绩不太意外,感觉还可以跑得更好。

  新京报:柏林马拉松容易出成绩,你半程破了国内纪录,但最终未能完赛,主要问题出在哪里?

  彭建华:柏林马拉松确实非常遗憾。我前面感觉状态不错,半程跑得太快,后面也是太想跑出好成绩,导致身体出现抽筋的情况。那场没跑下来,教练和我都挺失望的。

  新京报:后面的3场比赛成绩不错,每场都在PB,在广州还达标了奥运会,你是怎么调整的?

  彭建华:回国休息调整了十几天后,参加了长沙马拉松,算是以赛代练。我觉得状态一般,后半程有点崩,但跑出了PB,成绩还不错。最满意的还是广州马拉松,赛前有人采访我,我说跑2小时12分左右就知足,最后跑进2小时10分,成绩还挺意外的。

  新京报:不久前你的教练肖丽接受采访时说,对你未来的期望很高,你有没有想过未来跑出什么样的成绩?

  彭建华:我希望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跑,不断创造新的PB。

  新京报:从董国建到多布杰、杨绍辉,这两年国内男子马拉松的竞争比较激烈,你如何看待这种竞争?

  彭建华:我和大家关系都不错,虽然赛场上是对手,但私下里是关系特别好的兄弟。比赛当然会去全力竞争,我觉得这种你追我赶、互相激励的态势非常好,董哥(董国建)他们起到带头作用,我们努力追赶。


接受采访时彭建华显得很自信

  展望奥运 突破自己,希望不留遗憾

  新京报:集训期间碰上了新冠肺炎疫情,这打乱队伍的外训计划了吗?

  彭建华:我们是3月中旬按原计划回国,训练上影响不大。从肯尼亚回来后一直在云南呈贡基地训练。

  新京报:奥运选拔赛已经推迟了,国内各项马拉松赛事恢复也遥遥无期,队内接下来的训练如何安排?

  彭建华:虽然奥运延期了,但是我们的训练并没有放松。和以前备战比赛时一样,每天的训练量差别不大。5月中下旬,我们队内会有一次测试赛,检验一下大家的训练情况。

  新京报:东京奥运会推迟到2021年夏天举办,战线大幅拉长,对你的备战影响大吗?

  彭建华:对每个人的影响不同吧。因为在肯尼亚外训时身体出了状况,对我来说,有了更多的时间调整状态,有了更多的训练比赛机会,在奥运会前能更成熟一些。

  新京报:虽然达到奥运会标准了,但按照规定,还要通过奥运选拔赛选出3个名额,对选拔赛是否有信心?

  彭建华:我觉得选拔赛的竞争还是蛮大的,到时候还要看临场的发挥,不过我还是挺有信心的,力争拿到参赛名额。

  新京报:不出意外,明年是你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会紧张吗?给自己设了什么目标?

  彭建华:不紧张,毕竟参加了太多的比赛,已经习惯了。突破自己,不要留下遗憾,结果让自己满意,就达到目标了。(图文:新京报 徐邦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