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每天大概练4、5个小时,晚上十点半前就要上床睡觉,不然第二天就会起不来。”28岁的老将陈定对“岁月不饶人”这句话深有体会。“以前十一点以后睡,第二天照样能爬起来训练。”在7月29日的全国竞走邀请赛上,陈定因体力原因,完赛成绩为1小时29分42秒,不算太理想。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陈定以1小时18分46秒的成绩夺得冠军,并打破奥运会纪录,成为继刘翔之后第二名在奥运田径赛场夺金的中国男运动员。4年后的里约赛场上,陈定由于脚伤未能登上领奖台。2017年全运会后,陈定选择退役回归家庭。但他并没有远离赛场,他一直在裁判的位置继续自己的田径生涯。“每次看到其他队员在场上比赛时,我真的是五味杂陈。” 身份转变了,但陈定心底多少有些不舍。执裁一年后,陈定又回到了赛场上。“2019年的时候回来恢复训练,计划参加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但他很感谢当裁判的经历,“让我更清楚在赛场上应该要怎么注意自己的细节,也明白了裁判平时判罚的标准。”

  至今,陈定复出将近两年时间了,最开始他多少有些不适应,“停了一年多的训练,再回来其实挺不容易的。特别是在训练耐力方面,另外我还有一些伤病,体力恢复也会比之前要慢,每一天都感觉很累很疲劳。之前每个星期大概一百七八十公里,经常训练完躺在床上就不想起来,也没有力气起来。”然而,受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推迟了一年。这对陈定来说,反而是个好消息,“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去训练,但可能要再坚持更久的时间,对自己体力方面也会有更大的要求。”

  陈定透露,去年选拔赛前,他的状态有些下滑,“肯定要先拿到去参加奥运会的机会,才有机会在赛场上表现。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达到我们(队上)参加奥运会的标准,所以从今年的9月份开始,每一场比赛都要努力。”

  由于近年来,中国竞走的后起之秀逐渐成熟,陈定也有担心,“自己在心里面想过,努力很多却没选上怎么办,但我不后悔,路都是自己选的,如果真的选不上,不能参加奥运会也没关系,自己尽力了。”陈定认为,“我12年伦敦奥运会时的身体状态应该是不会再有了,但是思想上要比之前成熟,如果有机会去参加(奥运会),我觉得还是要稳一些,因为毕竟现在别的国家的选手也很强,然后也需要制定更详细的计划,还有一些战术,包括对对手的分析。比赛比的不只是能力,还有心态。”

  佩雷斯作为陈定的榜样,一直激励着他前进。去年8月,升级当爸爸后,陈定的眼睛里又多了一丝坚定。虽然本次邀请赛的成绩并不理想,但陈定信念依旧,“孩子现在还小,我不能长期陪在他们的身边,还是挺愧疚的。明年孩子们应该也能感知到了,我想给他们做个榜样,给他们树立一个心中的英雄,给自己和家人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