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体育场馆揭密:掏市长腰包还是掏市场腰包?
http://www.athletics.org.cn/ 2005-10-07 06:31:00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10月6日电大型体育场馆:掏市长腰包还是掏市场腰包?

  新华社记者姚玉洁 王恒志

  十运会将于12日至23日在江苏举行,这是第一次由北京、上海、广东以外的省市承办的全运会主体比赛。承办比赛的54个场馆分布在江苏省的13个地市,包括亚洲最大最先进的赛马场,被国际垒联主席唐·波特盛赞为“世界垒球场经典”的十运会垒球场等等。但在促进江苏全省体育基础设施发展、带动全民健身的同时,如何避免使这些巨型场馆成为地方财政的包袱,如何引入市场机制为体育公共事业“输血”,也是摆在政府案头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现状:90%还是掏市长腰包

  江苏省体育局体育经济处副处长宋志平介绍:“为筹备十运会,全省新建、改造场馆共54个,总投资达上亿元,但90%仍然是掏市长的腰包。”

  以南京奥体中心为例,设计之初计划尝试投资和经营体制改革,由江苏省、南京市和江苏省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省财政投入10亿元,南京市无偿提供建设用地,省国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南京奥体中心建设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投入除政府投资以外的项目建设资金和建成以后的经营管理。

  但在实际操作中,仍然是政府全额投资。建成后,奥体中心产权将归国资委所有,赛后将成立经营管理公司,由省政府代管,体育局参与,高层管理人员将由政府委派,中层从其它专业场馆调任,大部分工作人员将从社会上招聘。

  业内人士指出,政府全额投资不仅给财政带来巨大压力,而且必然导致场馆赛后运营出现产权不清、政企不分的矛盾,结果是每建成一项社会事业项目,政府就背上一个包袱。公共体育设施普遍存在财力不足、融资渠道狭窄等问题,进入越建设、越赔钱的怪圈,亟需进行市场化改革,实现产权主体多元化。

  风险:绕不过去的门槛

  位于马群白龙山的南京赛马场是所有十运会场馆中唯一真正意义上引入市场投资机制的案例。它由南京市国资集团与民企南京红龙集团共同建设,总投资在2.5亿元至3亿元之间,红龙公司控股并负责赛后经营。

  南京赛马场占地77.8万平方米,可容纳400匹赛马和万名观众。这是首家经国家批准建设的国际标准赛马场,也是亚洲最大规模的赛马场,其赛道、马厩等设施的技术标准都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

  谈及投资初衷,红龙集团董事长吴有红却“不言利”:“在很长的时间内,南京赛马场都将亏本,盈利问题暂不考虑。”

  赛后,南京赛马场一方面将作为国家马术训练基地,并承办亚洲杯马术测试赛等,亚运会、奥运会的参赛队伍也将在此训练;另一方面,红龙公司将成立俱乐部对外经营,并与江苏省体育学院联合举办马术专业学校。

  “欧洲、日韩等发达国家包括港澳地区的马业,依靠庞大的产业链盈利,包括博彩业以及马具器材等相关产业。”吴有红说,“但是目前国内政策尚未开放,市场氛围也没有形成,投资风险很大,需要漫长的发展过程。”

  正是高风险以及盈利前景的不可预测,阻碍了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公共体育设施建设。常州武进曲棍球场在规划之初的设想是“省里拨款+区政府投入+企业投资”,一开始也确实有五六家企业表现出兴趣。但随着建设的进展,企业逐渐意识到,投资体育场馆风险大,回报周期长,最终退出了合作。

  破解:培育体育消费市场

  为什么市场的腰包掏不动?江苏省体育局体育经济处副处长宋志平说:“公共体育设施特别是为大型赛事准备的场馆,投资巨大,带公益色彩,回收周期长,回报率低,是投资者兴趣不大的原因。而其背后,是群众整体消费水平、消费能力的不足,体育市场远未发展成熟。”

  体育消费处于朦胧阶段,体育投资处于茫然状态,正是国内体育市场的真实写照。宋志平说:“要启动市场,关键是要引导百姓消费,有了市场盈利前景,投资者自然有信心。”

  比赛的可观赏性和商业化,则是启动体育市场的钥匙。常州市武进区体育局副局长蒋正伟认为,像曲棍球这样没有群众基础、开展并不普及的体育项目,场馆运作要自负盈亏难度太大,仍然依靠政府投入为主;但像乒乓球、篮球、足球这样的热门项目,收益不成问题,应该加强研究,科学运作,吸收社会资本的充分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