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产业化要因地制宜 魏纪中:官商结合是最好形式
http://www.athletics.org.cn/ 2005-12-20 07:59:00 江淮晨报
  引子:12月16日, 北京奥组委执委、亚奥理事会体育委员会主席、前北京奥委会秘书长、亚洲排联主席、中体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特别顾问魏纪中先生作为安徽省高级经纪人培训班的授课人来到合肥,对于这样一位中国体育界有着丰富阅历和独到见解的专家,见缝插针式的访问或许难以领略到他的真谛和真风采。在魏纪中离开合肥之前,本报记者与魏老对坐在合肥骆岗机场的候机楼茶座里,向他请教了目前的几个热点体育问题,面对一杯绿茶,魏老提出的一些认识和观点让人耳目一新。

  体育不能完全产业化

  官商结合是目前最好形式

  记者(以下简称记):欢迎魏老!此次作为体育经纪人培训班授课者来到安徽,我们还是从体育产业谈起,当然这个问题应该相当复杂,请您简单谈谈您在这方面的最新认识。

  魏纪中(以下简称魏):体育产业是体育事业当中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体育事业是不可能全部搞产业化的,因为体育事业带有很强的公益性,完全产业化就无法体现这种公益性。我现在对于体育产业的一个新的认识就是,体育产业最行之有效的形式是官商结合。为什么说官商结合呢?因为体育本身就是一种稀有资源,这种稀有资源主要掌握在政府部门手中,因此体育产业带有政府管理模式是很正常的,所以说是官,这是其一。为什么说是商呢?鉴于政府的职能,它是不能进行商业操作的,因此要开展市场行为,就必须找到商家。因此,就眼下来讲,官商结合是最好的形式。

  奥运会之间没有可比性

  北京奥运会要有特色

  记:许多人了解您是通过奥运。奥运百年您便亲身经历了50年,从抵制到参与到申办,在中国崎岖的奥运之路上,能清晰地看到您的足迹。以您的阅历,能展望一下2008北京奥运会吗?或者说,您期待中的2008奥运会与往届会有何不同?

  魏:一届奥运会与上一届之间其实是没有可比性的,这一点表面上看似乎不对,但这是事实。为什么呢?因为国家不同,国家的大小、文化乃至城市之间的发展程度不同,所以你不能说这一届奥运会比上一届好。好的标准是什么呢?没有一个标准性的东西。希腊才2000万人口,中国有13亿人口,这有什么可比性?原来我们北京奥运会的口号是“办一届最出色的奥运会”,但是现在我们的认识变了,我们的口号也就改过来了,叫办“高水平有特色”的奥运会。什么叫高水平呢?就是说我们的体育比赛符合国际奥委会和国际体协的所有要求;有特色,就是有中国特色。既体现高水平,又要体现出与其他奥运会不同的特色。

  吉祥物是一件艺术品

  欣赏价值从来都不一致

  记:您曾经说过,奥运吉祥物是奥运核心识别元素。前不久,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发布之后,社会上存在不同的反响,褒贬不一,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魏:奥运吉祥物其实是一件艺术品,对于艺术品的欣赏价值从来都是不一致的。就像有人说齐白石的画好,有人说不好一样。一件东西出来不久,出现不同的评价是必然的,历届奥运会对吉祥物的评价都是从不理解到理解,开始都说不好,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欣赏的过程。我们不能说,大家说不好的就是不对的,大家说好的就是对的。

  给谢亚龙政绩打个优良

  足球应该慎重改革

  记:尽管中国足球千疮百孔,但还是有很多人为之牵肠挂肚,记得在今年2月份,谢亚龙上任不久,您在自己专栏里写了一篇《谢亚龙,我们对你充满期望》的文章,现在,年终已近,谢亚龙在足管中心主任的位置上也干了近一年,您能否评价一下这一年度谢亚龙的工作?作为一位长者,如果打分,您给谢主任打多少分?

  魏:(哈哈)我给他打分,应该是一个优良分吧。他把一个本来乱的一件事情搞平静了,让当时的足球冷静下来,这就是他最大的政绩。动荡的局面一定要走向平稳才行,任何事情都只有稳定之后才能发展,稳定之后才能改革。过去都想搞乱了再改革,实际上搞乱了自己的市场,很多球迷都走了,球市冷了。而现在球迷开始回来了,你说这是不是证明他优良?对于足球我认为,今后应该更多地作一些长期的准备,慎重地进行改革。

  全运之乱是政策缺失所致

  全运会不应该停办

  记:2005年在中国最受关注的体育事件应是10月份在南京举行的全运会,全运会投入越来越大,此次全运会上各种丑闻不断,有人甚至质疑全运会的合理性,并提出停办全运会的观点。您如何看待?

  魏:今年的全运会的确出了不少事情,但不是从这一届全运会才开始的。从九运会上这些类似事件其实已经有了苗头,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根本问题不在全运会本身,而是政策的一种缺失。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在对全运会相关政策制定问题上还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不能因此而否定全运会,提出停办全运会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全运会在未来对于中国体育的发展仍然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是今年全运会上出现的这些问题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将今后的政策制定得更加完善,让全运会走在一个健康的轨道上。

  中国女排不具冠军实力

  排球还是要从零开始

  记:您今年再次连任亚洲排联主席,那就谈一谈排球吧。在去年雅典奥运会之前,有报道称,您认为中国女排不会夺冠,但结果恰恰相反,您如何看待现在的中国排球?

  魏:我仍然不改变我的观点,中国女排不具备夺冠的实力。我的预测不准,这不是简单的竞技体育的偶然性的问题,这是物与人的区别。体育的主体是人,不是物,是物的话就好控制了。比方说,我们的神舟六号飞船,它是一个机械性的东西,我们凭借我们自己的科技水平完全可以将风险控制到零,但是搞体育却不一样,任何一个体育项目必胜的保险系数都不可能达到100%,我们的对手依然很强大,我们的排球实力还没有达到笑傲江湖的程度。所以说,未来我们的排球应该忘掉这个冠军,一切从零开始。

  安徽体育发展不能只看金牌

  发展要引导不能拔高

  记:安徽体育近些年走了不少的弯路,虽然也有进步,但与其他省份相比差距较大。对于安徽这样的内地落后省份,发展体育最合适的道路是什么?

  魏:我认为安徽体育并不落后,当然这个问题要看怎么看了。因为我们不能仅仅看金牌,看奥运会和全运会的成绩,体育的发展不是孤立的,体育的发展与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应该是同步的,安徽当然不能和北京、上海比。发展体育只能引导,不能拔高,安徽体育事业现在更应该做好一些基础性的工作,安徽体育事业也要注重产业化发展,但不能急功近利。

  老骥伏枥奔波不息

  魏老将体育进行到底

  记:您已经70岁了,但还是在为中国的体育事业奔波,实在令人敬佩。像您这个年龄更多的人都已经赋闲颐养天年了,您打算还在体育工作岗位上干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