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19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体育强国建设纲要》(简称《纲要》)。《纲要》详细列出了我国未来体育建设的五大任务和九大工程,为中国体育强国建设规划了路线图。近期,人民网体育部开设《“体育强国”大家谈》栏目,对标《纲要》中提出的明确目标和任务,邀请各相关行业官员、专家、学者、资深媒体人等,结合体育事业发展现状和未来愿景,对《纲要》进行剖析和解读。“新健身新路径”系列圆桌是“体育强国”大家谈的专题论坛之一。

  人民网北京6月10日电(杨磊) 线上马拉松为何如此火爆?互联网运动能否成为未来全民健身主阵地?近日,人民网副总裁唐维红,新华社高级记者汪涌,新体育网专职编委谭杰,新丝路时尚集团创始人、名誉董事长李小白,优客工场、共享际创始人、董事长毛大庆,悦跑圈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梁峰,自媒体丁丁RUNNER陈远丁,做客由人民网体育部主办的“新健身新路径”系列圆桌,围绕“线上马拉松能否成为全民健身新起点”展开讨论。

  毛大庆认为,今年线上马拉松赛事异军突起,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受疫情影响,今年很多跑友原本制定的线下参赛计划都被打乱了。第二,因为近几年我们各种跑步软件越来越完备,这使大家可以在虚拟的环境下,完成一场实体的马拉松比赛。第三,线上马拉松非常灵活,能激发大家参加比赛的兴趣。我认为非常认真地把线上马拉松跑完的人,都是热爱跑步的人。”

  疫情期间,毛大庆参加了多场线上马拉松,通过切身体验,他认为线上运动值得大力推广。“未来即使线下马拉松恢复,我仍然认为线上马拉松有很强的魅力,而且会成为大家日常在自由的时间、灵活的环境下完成马拉松的另外一种方式。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近年来快速发展,我觉得如果能够把线上马拉松规划得更精细、更有意思,可能会把马拉松运动真正引入普通老百姓,让大家灵活地完成马拉松比赛。当然我觉得线上马拉松也不能完全取代那些有品牌、有特殊意义的线下赛事,这两个形式相辅相成。这会让中国马拉松比赛在世界上展现一种更有意思的风貌。”

  唐维红对毛大庆的观点表示了赞同,她说:“我觉得线上马拉松之所以火起来,原因很多。归结起来,第一是时机,这次疫情让很多人认识到了健康的重要、运动的重要。”

  “第二,是一个抓手。跑步是一个低门槛、大家容易参与的活动。大家现在宅在家里或者恢复一定范围的活动时,可能最先想到的就是跑步。路跑对群众体育、全民健身是很好的抓手,这也是促进线上马拉松热起来的一个原因。”

  “第三,是基础。最近几年,马拉松赛事一直在蓬勃发展,这两年的赛事也在迅速增长,参加的人数也增加22%,这为线上马拉松开展提供了人口基础和赛事基础。第二个基础,是智能设备、运动软件丰富发展,所以赛事很方便地立刻从线下转到了线上。疫情期间,无论是在家里跑步机上跑,或者开展别的活动,马拉松的线上布局转化很从容。这也是让线上马拉松能够火起来的条件。”

  汪涌认为,中国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大力推动了马拉松运动的普及。同时,线上马拉松很好地对线下赛事进行了补充。他说:“不是所有的跑者一开始都具备对长跑的热爱,而是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有文化、传播、社交多种功能辅助介入。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技术带动了许多社交平台发展,让跑步有更多的社交的功能,所以我觉得这是跑步这几年在中国爆发的特点。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助推,中国马拉松不会像今天这样爆发。”

  “我同样认为线上跑是不能替代线下跑的。但因为线下马拉松容量非常有限,用移动互联网的技术,能够让全球各地的跑者在同一个时间参与同一个比赛,可以带动更多的人进入其中。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发掘,我们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可以在赛事容量、文化上进行发掘。另外,人的生命、时间和空间都是有限的,但移动互联网给了我们无限的可能性,可以在有限的时间、空间里,参加更多比赛。”

  谭杰则表示自己对于眼下线上马拉松的形式并不是特别理解,也不是很认同。“我不明白疫情以后,为什么改成线上跑了,只不过不能参赛而已,我觉得跑步和疫情没有太大关系。所以我觉得’线上马拉松’这个名字会误导很多还没有开始跑步的人。所以线上跑有没有更好的名字?这个是我最近一直在想的事。”

  谭杰也表达了自己理想中线上跑的模式。“比如我以前把八大院校的操场连起来跑,从清华出来进北大,从北大出来进语言大学、地质大学,就可以叫海淀区学院路马拉松,就是现实里面没有的一个马拉松,大家通过网络参与,实地跑完这个线路,赛事的名称一定要和线路产生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