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非本国出生”摘金夺银 世界田径版图改变
http://www.athletics.org.cn/ 2015-08-27 05:03:00

  8月26日上午进行的男子5000米预赛第二组比赛出了点“小状况”,临近终点的时候,上届冠军、英国选手穆罕默德·法拉被身后的加拿大选手穆罕默德·艾赫迈德碰了下后背而趔趄了一下,不过他们均顺利通过终点并以小组第二、第三名晋级。除了名字均为穆罕默德之外,两个人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点:他们所代表的都不是自己所出生的国家。在本届世锦赛上,这样的“非本国出生运动员”已不是个例,他们也在用国籍的转变改变着世界田径的版图。

  成绩闪耀赛场

  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始,穆罕默德·法拉便从未让世锦赛、奥运会的男子5000米及10000米金牌落入他人账下,刚刚夺得世锦赛男子10000米冠军的他堪称本届比赛最著名的“非本国出生运动员”。出生于非洲国家索马里的法拉自小在吉布提长大,8岁同自己的双胞胎哥哥投奔在英国的父亲时,法拉甚至说不了几个英语单词。在运动天赋被体育老师发现后,法拉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极大的转变。2009年,26岁的法拉已是欧洲最好的中长跑选手。本届世锦赛男子万米决赛中法拉最后与3名肯尼亚选手的斗智斗勇,实际上是4名出生在非洲的选手之间的较量。

  在北京世锦赛的赛场上,穆罕默德·法拉并不是唯一风光的“非本国出生运动员”。25日晚进行的女子1500米决赛中,荷兰小将西凡·哈桑夺得一枚铜牌,使得非洲选手未能在自己擅长的中长跑项目中包揽前三名。实际上,哈桑之前是一名地道的埃塞俄比亚人,直到2008年15岁时才以难民的身份来到荷兰并加入荷兰国籍。

  如今的田径赛场上,像法拉、哈桑这样出生于另外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运动员越来越多。

  身份引发争议

  在“鸟巢”,从英国远道而来的观众占据了正对终点线前一层看台的200个座位。当扎内尔·休斯以男子200米预赛小组第一名的身份冲过终点线时,狂热的英国观众向他报以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声。

  休斯出生于安圭拉,并在年少时期前往牙买加与博尔特、布雷克等男子短跑高手一同训练。2014年,年仅19岁的休斯便以10秒12的惊人成绩打破了牙买加高中田径运动会的男子百米纪录,他也因出众的成绩和修长的身材赢得了“小博尔特”的名号。然而就在两个月前,当休斯等5名并非在英国出生的运动员选择代表英国队参加本届田径世锦赛时,在英国国内却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悉尼奥运会男子200米银牌获得者达伦·坎贝尔承认,在英国已经拥有达萨奥卢、格米利等出色短跑选手的情况下,一个被誉为“小博尔特”的选手的到来确实会给其他运动员造成恐慌。

  而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国田径教练则直接指出,英国田径协会招募在外国出生的运动员,就是为了短期内取得好成绩以吸引赞助商的投入。这名教练透露,在里约奥运会之前,英国田协还试图在跨栏、跳高等弱势项目中招募外国选手。

  不过,24日止步于男子400米半决赛的欧洲冠军马丁·鲁尼则对这些选手表示了欢迎。“他们提高了竞赛的水准,对地区的体育项目开展有所帮助,也为英国的年轻田径运动员起到了榜样的作用,而且他们也都主动融入英国田径队之中。”

  带动项目交流

  26日晚结束的200米半决赛上,卡塔尔选手奥古诺德跑出20秒05的成绩,在24名选手中以第五名的成绩杀进200米决赛,继苏炳添之后,本届田径世锦赛上再次有亚洲选手站在“飞人”决赛的舞台,这也是田径世锦赛历史上首次在男子100米、200米同时有亚洲选手闯进决赛。

  奥古诺德是一名更改国籍的选手,原籍尼日利亚的他成名于2014年仁川亚运会,9秒93的成绩大幅刷新了男子100米的亚洲纪录,而在今年的田径亚锦赛上,奥古诺德又将纪录提高至9秒91。“在尼日利亚我们并不被重视,而卡塔尔能够提供给我们想要的一切,所以我选择加入卡塔尔国籍,在那儿我能够正常地参加比赛。”奥古诺德更改国籍的故事听起来并没有什么新鲜。

  对于这种现象,中国田径队技术顾问余维立表示:“更改国籍选手的出现多是经济因素的产物,但是从客观上讲,人才流动促进了运动项目在各个国家的交流,而且总体来说也是国际田联允许的,中国田径队对此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

  在亚洲田径赛场,奥古诺德的出现给中国选手带来了“刺激”。“要不是这样,我们或许还在十秒二几徘徊呢。”余维立说。张培萌在今年以10秒15的成绩搭上田径世锦赛“末班车”,余维立认为这与奥古诺德的带动作用分不开。

  长期来看,更改国籍选手并不会给中国选手带来什么不利影响,中国田径人才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苏炳添不就出现在男子100米决赛赛场上吗?”余维立说,“走、跑、跳、投对人的素质要求不同,中国田径具备人力资源优势,选材还有很大空间。”

  《 人民日报 》( 2015年08月27日 15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