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田径不再等于看刘翔 从一枝独秀到百花齐放
http://www.athletics.org.cn/ 2015-08-31 10:31:00

  新华社记者杨明、吴俊宽、卢羽晨

  中国选手在北京田径世锦赛上表现出色,取得1金7银1铜,奖牌总数排名世界第四,这是中国田径队22年来在世界大赛上的最佳战绩。

  中国田坛从“刘翔时代”的一枝独秀,变成今日的百花齐放,长期落后的中国田径终于走出低谷,开始腾飞。

  从“全军覆没”到“崛起腾飞”

  从2008到2015的七年间,“鸟巢”见证了中国田径发展轨迹的两个极点:北京奥运会的几乎“全军覆没”和北京世锦赛的崛起腾飞。

  七年前,当刘翔将“1356”号码撕下,转身退出比赛的那一瞬间,中国田径的“天”塌了。刘翔是中国田径在北京奥运会上夺金牌的唯一指望和最大看点,“飞人”折戟后,中国田径在奥运赛场几乎空手而归,仅拿到两枚铜牌。刘翔在奥运会上的败走,引发了全民海啸般的情绪失控。

  如果给近十来年的中国田径贴个标签,可以称为“刘翔时代”和“无翔时代”。“刘翔时代”从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始,至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这八年中,刘翔使中国田径受到国人的空前关注,但恰恰是那个时代,中国田径发生了严重的扭曲和变形,诺大的田坛只有刘翔一杆大旗在飘扬。

  看田径就是看刘翔,没有翔飞人,就没有观众,没有转播,没有报道。在刘翔最辉煌的那几年,“飞人”几乎“屏蔽”了所有其他中国田径选手。从刘翔天下无敌到两次受伤,中国田径也经历了从峰值到谷底的过山车。热度和冰点贴得如此之近,一个基础大项的兴衰,完全取决于一人,这种“怪象”在世界其他国家极为罕见。

  庆幸的是,刘翔受伤退隐的几年,中国田径不但没有崩盘,反而开始反弹,一批新人填补了刘翔的空白,媒体开始关注刘虹、陈定、王镇、张文秀、巩立姣等人的存在,大众开始听到了李金哲、张国伟、苏炳添、张培萌等人的名字。

  从鸟巢到鸟巢,七年来发生了很大变化,变化的不仅仅是中国队的奖牌数量,最大的变化发生在赛场之外。中国体育的大变革时代来临,以往过于功利的价值观和狭窄的体育观开始转变,跑步热降临神州大地,国际田径大赛纷纷落户中国。这些变化深刻影响着中国田坛,为中国田径的管理者提供了新的思维和改革的勇气。

  中国田坛的变化很多,最重要的是观念。体育运动,尤其是田径运动,提高竞技水平固然重要,但增强人民体质则更加根本。近年来,跑步这项以往被人们视为乏味、单调的基础运动,变成大众最喜爱的运动之一,各种马拉松和各种酷跑活动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健康成为中国大众的第一追求。当跑步在中国成为时尚和生活方式后,田径的大普及时代来临。

  这届大赛上,上万名草根选手和世界名将同场参赛是世锦赛历史上第一次,这一创新发生在北京绝不是偶然。

  重点改革、重点突破

  中国选手这次在传统优势项目上继续强势,更为可喜的是落后项目上有了重大突破。最大的突破来自男子短跑,苏炳添成为第一个站上世锦赛男子百米决赛跑道上的亚洲选手,中国选手组成的4X100米接力队,居然在决赛中奇迹般地赢得了银牌,爆出了本届大赛上最大的“冷门”。中国选手三人集体杀入男子跳远决赛,最终名列3、4、5名,如此“厚”的团体实力令美国队都“垂涎三尺”。

  中国队崛起的背后有什么秘密吗?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主任杜兆才透露,两年前,田管中心启动了“1516计划”,加大田径改革,对国家队重点项目重新布局,针对几大项目群进行竞赛改革,加大后备人才培养力度。明确提出在巩固女子投掷、男女竞走等重点项目,防止大起大落外,将跳高、跳远、三级跳远、撑杆跳高等列为潜在突破点,成立跳跃项群管理团队,聘请著名外国教练,举办室内跳跃公开赛等。

  中国田协四年前打造的后备人才梯队建设至今已形成规模,全国有130多个田径单项后备人才基地、12支常设国少队,并成立了田径业余训练大联盟。竞走国少队和后备人才训练基地已经推出6年,竞走国少队按照地域划分成8个组长期集中训练,并聘请了俄罗斯教练担任国少队总教练。

  以上这些改革措施在本届大赛上结出了硕果。男子跳远之所以能集体突破,和聘请了世界纪录保持者鲍威尔的美国教练有着直接关联。中国竞走队之所以能持续辉煌,近年来不再发生集体被罚下的尴尬,和聘请了意大利著名教练密切相关。苏炳添和谢震业则认为去美国训练,接受美国教练辅导,对他们改进技术、提高成绩帮助很大。

  科学训练也是中国田径队近年来不断加强的重要举措之一。在近两届奥运会和近几届世锦赛上,中国竞走队和马拉松队的成绩突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两支队伍中有专门的“科研教练”。吉林大学一支科研团队在北京和伦敦奥运周期承担中国马拉松和竞走队的科研任务。他们每天测量选手们的指血和其他指标,帮助制订训练计划,实行科学训练。北京奥运会上周春秀拿到女子马拉松铜牌,白雪在2009年田径世锦赛上赢得马拉松冠军,伦敦奥运会上陈定夺得竞走金牌,王镇、司天峰和切阳什姐夺得3枚竞走铜牌,这些成绩的取得都和这个科研团队的工作分不开。

  中国田径近年来也在积极探索培养高水平选手的新路,从高校中发现和选拔人才。张培萌是北京体育大学的学生,但和清华大学短跑队一起训练,在名师李庆的教练下,成绩显著提高。男子跳高选手王宇是清华大学的普通学生,通过业余训练也达到世界水平。从高校培养和选拔田径尖子是美国和西方国家普遍采取的路径,中国目前正在这条路上摸索前行。

  这届大赛上,中国田径一鸣惊人,从上届奖牌总数排名第11位,一跃进入前四名。更加可喜的是,中国田径竞技水平提升的同时,大众的跑步热和徒步热也在全国各地涌现。这届世界田径大赛在北京写下新的一页,注定会推动跑步热、田径热在神州大地进一步升温。(完)